大魔王盼柳柳

少年的锐利足以划破无尽的黑夜

【毕廷】午夜飞行

#现背 为了不ooc我真的很努力了

#不要上升不要上升不要上升!!!

#感谢所有的喜欢




快到春天的时候朱正廷生了一场病,只是感冒又有点咳嗽,他也没太在意,总觉得自己年轻过几天就能扛过去。但是工作实在太忙,偶尔想起来的时候就抓一把感冒药像糖豆一样囫囵吞下去,想不起来也就算了。结果就是过了好久病也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


结束了一天工作之后终于回到了住的地方,大家吵吵闹闹到半夜才安静下来。朱正廷一个人住单独的房间,洗漱过后就坐在桌子前面练字。手机的屏幕突然亮了一下,让他像触电一样浑身一抖,是姐姐发来的微信,询问他感冒有没有好点,又叮嘱他记得按时吃药。可能是刚刚在摩天轮吹了风,朱正廷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有点疼,随便回了姐姐几句就锁上屏幕准备上床睡觉。


等到半夜的时候他突然口干舌燥的醒过来,大家都在睡,周围安静的有点可怕。他在被子里瑟缩了一会,终于还是挣扎的爬起来摸黑去厨房喝水。赤脚踩在地板上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棉花里,好不容易摸到杯子,倒了一杯水一口气喝下去。冰凉的白开水滑过食道的感觉让他浑身的毛孔都收缩起来,胸口那团仿佛要把人撕成两半的火焰也终于被压下去一点。朱正廷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看着窗外远处一闪一闪的光,一种突如其来的脆弱像潮水一样淹没了他,他就这么光着脚站着,在静悄悄的客厅里无声的哭了起来。




他和毕雯珺已经快要四天没有讲过话了。


恋人之间的小摩擦其实是很正常的,以前他们也闹过很多次别扭。在他们之间朱正廷一直是被宠坏的那一个,为数不多的几次闹别扭几乎都是毕雯珺主动低头道歉。而这次毕雯珺却像是真的生了气,两个人心里都堵着气,他拉不下面子主动服软,毕雯珺也不低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始互相谁也不理谁,就这么僵持到现在。


一瞬间他真的有那么一点点的后悔。悔自己一厢情愿被困扰,又悔自己总是在感情里为了他丧失理智。他想起刚刚在一起的时候他对毕雯珺说过,希望他们都能诚恳,能珍惜在一起的时间,不要等分开了再想以前怎么怎么样,怀念毫无用处,为他一次一次丧失理智已经是自己在这段感情里最大的诚意。但朱正廷感觉毕雯珺似乎越来越像以前的自己了,好像小孩子。


他想起来以前和朋友一起看《One Day》,他其实一直不太感兴趣爱情片,昏昏欲睡的时候听见女主对男主说,“I love you. Dexter. So much. I just don’t like you anymore.”


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对英语的理解力有这么好,这句话迅速的钻进他的大脑,在那里变成一个深深的烙印,也是永远抹不掉的问号。


他真的活的有点累。


朱正廷叹了口气,开始轻手轻脚的往房间走。工作累感情也不顺,他的脑子里几乎是一团乱麻。人在睡不着的时候就会胡思乱想,想起在摩天轮录节目的时候他努力在镜头前面掩盖自己的情绪,朱正廷觉得自己卑微到甚至有点可笑。


在摩天轮上被问到关于吵架怎么办的问题,朱正廷笑了笑故作轻松的说,冷战啊。


他对此深有体会,从前只要在一起就停不下来讲话的两个人现在碰面了只剩面面相觑,甚至在靠近的时候空气都像是降到冰点,连他开点自嘲的玩笑毕雯珺都不给他任何回应。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像一个充满了氢气的气球,轻飘飘的随时会飞起来,接着在空中啪的一声炸掉。




醒过一次之后人往往会很难入睡,他想到晚上从摩天轮下来之后坐车回去,朱正廷特意坐在了靠窗户的位置,他自认为自己已经在让步,如果毕雯珺在这个时候稍微服一下软,他一定会原谅的。


等到毕雯珺跟在后面上了车看了一眼朱正廷身边的空位,甚至他们两个还很直接的对视了一下。眼神相触的那个瞬间毕雯珺就像被烫到一样扭开了头,在前面的座位的坐下了。


想到这里朱正廷烦躁的啧了一声,盖着被子滚了一圈,把自己像加州卷里的小黄瓜一样在被子里紧紧的裹起来。他头昏脑涨的叹气,觉得喉咙又像是灼烧一样痛,胸口像是郁结这一口气。他气自己太固执,也气毕雯珺太温吞,每一项都无异于温水煮青蛙。


实在是睡不着,朱正廷拿起手机漫无目的的随便点,网购的东西物流还停在海外,大半夜朋友圈也刷不出什么所以然,他换到聊天的界面去,点开了和毕雯珺的对话框,两个人上次聊天还很可怜的停在一周之前。


他总觉得毕雯珺像是一潭池水,在他从远处看的时候那潭池水静谧又美丽,像是没有一点波澜。但其实也不是不可以靠近,甚至可以跳进去尽兴的嬉戏,浸的全身湿透。但是一旦抽身离开,再回头去看,池水就又会恢复平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那样。


湿透的只有他自己而已。


其实朱正廷一直觉得自己很少依赖别人,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是一个人默默行走在路上。和人们常常对他的第一印象不同,他其实心里一直留着一处属于自己的秘密自留地,不太喜欢和别人在心理上挨的太近,或者产生什么依赖的情绪。


但他现在真的有点难过。


头晕嗓子也痛,眼睛胀胀的想流泪。朱正廷打开和毕雯珺的微信聊天界面,头昏脑涨的打出一句话:我生病了,头好疼睡不着,你能不能来陪陪我?


但这一刻他却连给毕雯珺发个微信的勇气都没有,短短的一句话在对话框里输入又删掉,反反复复好几次。朱正廷终于死心锁上了手机屏幕,捂住眼睛痛苦了呜了一声。


沉默太久往往就无法开口了。




这一觉的睡的着实不太好,在去机场的路上他一直昏昏沉沉的补眠。毕雯珺没有和他坐在一起却很默契的穿了同色系的外套。朱正廷欲言又止的看着毕雯珺默默搬箱子的背影,想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还像以前那样爱我吗?或者说,我们之间到底还有没有爱呢?


我还爱你吗?


他忍不住去回想《One Day》的那句台词。


I love you. So much. I just don’t like you anymore.


我非常爱你,只是我不再喜欢你了。


想到这里朱正廷心里的阴暗面突然被翻了出来。如果毕雯珺哪天突然和他说不喜欢他了,他可能会把毕雯珺打晕绑起来囚禁在自己家里,他不会放手。


这是当然的,他那么爱他,他也知道,所以他一定不会放手。




登上飞机朱正廷看见旁边那个本应该坐着李权哲的座位居然坐着毕雯珺的那一刻,他就觉得如果不是有口罩挡着那他现在的脸一定是绿的。他用看叛徒的眼神一样瞪了一眼后排的李权哲,对方赶紧求生欲很强的双手合十,用口型悄悄跟他说对不起对不起。


候机的时候他才刻骨铭心的思考了一遍他的感情问题,反而毕雯珺一副没受什么影响的样子闭着眼睛盘核桃。朱正廷趁着坐下来的时候偷偷瞟了毕雯珺一眼,他眼底的一片乌青,估计昨晚也是和他一样没怎么睡好。


想到这朱正廷的心里才稍微平衡了一点,能让毕雯珺这个油盐不进到总让人感觉他第二天就要遁入空门的铁人一夜睡不着的,全世界只有他朱正廷一个。


也是唯一的一个。


飞机起飞之后他拆了一个蒸汽眼罩戴上,闭着眼睛把头歪到另一边去。他的心其实跳的很快,咚咚咚的像是要从肋骨面里冲出来一样。他闻到毕雯珺的衣服上淡淡的古龙水味,忽然觉得这是他在几天里最安心的一个瞬间。


他听见空姐的声音,轻声细语的问了毕雯珺一句什么。毕雯珺说我不用毯子了,给他拿一条吧,他感冒了。


没过一会他就感觉一条毯子盖在了自己的身上,旁边的那个人还的帮他把毯子在领口的位置仔细塞好,动作很轻很轻,温柔的像是在对待一个孩子。


朱正廷觉得鼻子发酸,那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二十几年的时间里得过的大大小小的病全部都在一瞬间一起复发了。他的胸口疼到极致,他知道他在等一个答案。


如果这个答案不像他想的那样,他就干脆等下了飞机之后买一包烟当成高香点着,祈求列祖列宗把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子孙带走。




好在他在这方面运气一直挺好,就像奶奶总说他是小福星。


朱正廷感觉到一个很熟悉的东西朝他靠过来,小心翼翼的隔着毯子捏他的手。


“还在生气?”毕雯珺问他。


朱正廷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对不起。”毕雯珺的声音很轻,在关了灯的机舱里让朱正廷觉得仿佛有了asmr的效果。“你知道的我比较笨,可能我一辈子都没办法和你感同身受,但我觉得你现在越来越像我以前一样了,有什么时候都不会主动去说。”


“我其实是个挺怕寂寞的人,大概我很武断,但我觉得你也是。如果这样的话,你能不能多依靠我一点?”


毕雯珺停下来,像是要等着朱正廷的回答,自然没等到什么。


“别吵架,我们就这样走下去好不好?走的快的那个人就停下来等一等,走的慢的那个人就跑几步追上去。两个人在一起的话,就不会有那种走不下去的念头出现了吧?”


“所以朱正廷一等兵我现在命令你,快来跟我撒撒娇。”


朱正廷摘下眼罩把头偏过去,和毕雯珺几乎鼻尖相触。他轻轻的呼了口气想问为什么,却在话到嘴边的时候被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不要纠结也不用犹豫,因为毕雯珺就是他的不可抗力。




朱正廷一直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寒冬午夜里裹紧大衣埋头赶路的人,看不见周围也看不见前方,能在意的只是脚下的路而已。


一直到天亮的时候,他才看见自己的前前后后都布满了第二个人的脚印,无论如何也抹煞不了。


所以午夜再一次来临的时候,就会忍不住再牵一把那个人的袖子,一同行走了。




“我们早就打过赌,说你们俩这次分手绝对不会超过一个星期。”


坐到节目组准备的车上的时候李权哲从前排探出头来,一副我早就猜到了的表情。


“谁分手了。”朱正廷忍不住怼他。“随便吵个架就叫分手?你个小屁孩懂什么。”


“没分?那前几天大半夜的雯珺还找我说——”


“快点闭嘴吧你!”毕雯珺激动的东北腔都跑了出来,李权哲乖乖的闭嘴,但还是毫无求生欲的咦咦咦的起哄。


“别听他瞎说。”毕雯珺连忙给朱正廷解释,朱正廷只是摇摇头看着他笑。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胸口被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填满,是失而复得,更像是劫后余生。


“好喜欢你。”他听见毕雯珺低声在他耳边说。“真的好喜欢你。”




在很久以前朱正廷就一直觉得有人从身后固执的盯着自己,事实上他明白那么灼热的视线只可能来自毕雯珺。但他总是执拗的不肯回头。


他开始觉得人总是要有点信仰才好,也很想对毕雯珺说,你不要问为什么,就当那是天意好不好?


就好像在漆黑的深夜牵着手,淌水前进的两个人,一路上他们很少交谈,只是相互搀扶,谨小慎微却不记后果的向前,哪怕对面是一望无尽的黑夜。而只有在前方突然亮起来的时候回头看,才发现已经走出了这么远的距离。


即使是来自不同世界的两个人,在黑暗里也是一样的孤立无援。只在这一刻,人才会忍不住要相信自己身边是不是真的有守护神这样抽象的存在。




我还在爱你。


一直爱你。




【end.】




毕雯珺珺视角请大噶期待我们 @小晴天是大太阳 👩‍❤️‍💋‍👩





评论(37)

热度(662)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