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盼柳柳

少年的锐利足以划破无尽的黑夜

【毕廷】交换温柔

#送给姐姐的小宝贝喃老师~再说一句生日快乐🎂

#这个六月真的超级幸福的❤️

#感谢所有的喜欢




朱正廷和毕雯珺在共同写一本交换日记。


起因其实很简单。几个月之前朱正廷看见有人在网上po出来自己和恋人的交换日记,介绍里写到因为没有和恋人同居而且工作都很忙,有了交换日记这个媒介,至少就保证了两个人每周都能见一面。


漂亮的日记本和字里行间里的爱意让朱正廷很心动,他把这个截屏发给毕雯珺。毕雯珺问他你也想写吗,朱正廷思考了一下,回复一个嗯。


朱正廷一向喜欢把很多事情都弄的很有仪式感,提前好几天就去文具店挑本子和贴纸。带着鸭舌帽鬼鬼祟祟的蹲在货架前面挑来选去,但还是被店员认出来了。


店员很兴奋却又悄悄的问他:“是要送给别的成员吗?”朱正廷摸着日记本的封面低头笑,回答:“是的。”


就这样他们开始共用一个日记本,不在一起的时候一个人写几天,等有活动能见面的时候再交给对方。


成员和工作人员似乎都没有发现,这是只属于毕雯珺和朱正廷之间的秘密。




但不幸的是他们的交换日记在这段时间停掉了。朱正廷的工作在这段时间被排的非常满,除了拍戏之外还有各种见缝插针的通告,每次下班也总是很晚了,精疲力竭的他只想赶紧睡觉,每一次都想着第二天一定要把日记补上,但第二天他总是在快要睡过头的时候才会醒过来。


这样的恶性循环持续了好几天,等到两个人好不容易见面的时候朱正廷把日记本递给朱正廷,低着头很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啊雯珺,最近太忙了没写多少。”


周围没有别人,毕雯珺抱住朱正廷安慰的摸了摸他的后脑勺:“没事。”


那天晚上他们就又分开了,毕雯珺把日记本带回酒店之后就一直放在床头柜上。洗了个澡之后他躺进被窝里,才想起来翻开日记本,结果哑然失笑。


“还真没写多少。”


他的手在日记本上摩挲着,自言自语的不知道说给谁听。




在遇到朱正廷之前毕雯珺没有谈过恋爱,恋爱里的很多事情都是他像潜意识里就设定好的。而正是因为没有胆量在恋爱里放太多期待才不会提心吊胆,这也是他心底安定感的来源。


毕雯珺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和朱正廷之间似乎还缺点什么,在舞台上他们是一个世界,在综艺录制的现场又是一个世界,站在一起的时候偷偷勾起的手指又是一个世界,而在日记本里又是一个不同的世界。


一开始我有点怕你,了解以后我开始有点羡慕你,再到后来我开始渐渐的习惯和你出现在一个镜头,虽然有时候你会发小脾气,但大部分的时候你都特别可爱。


是人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也是最能感知到的幸福的轮廓。




从前朱正廷的不忙的时候日记都会尽量写很多,每天都有几百个字,现在一周的日记加起来可能就只有一两百字。


不过没关系。毕雯珺想。他可以多写一点。


每天晚上写完一篇,毕雯珺咬着笔杆翻看以前的日记,总是不忍直视的立刻就想销毁这个本子。日记本里的他有着和现实世界完全不一样幼稚,甚至还有点矫情。


你靠近我的时候,想和你说你的头发真好闻,想你的时候就想立马飞到你的身边去见你,分开的第一天要商量好穿同款的衣服,连帽子的颜色都要细心搭配,回去的路上看见车窗外月亮的轮廓,就想马上抱住你然后亲你的耳朵,告诉你今晚的月色真美。




上周五的日记朱正廷只写了一句话:“好久没和你半夜一起吃东西了。”


这一下子勾起了毕雯珺的回忆。


他和朱正廷经常一起半夜出去吃东西,有时候是偷偷背着所有人去吃海底捞,有时候是凌晨突发奇想去吃日料,甚至有时候只是一起叫个炸鸡可乐的外卖。


哪怕要等位很久也是好的,甚至每次吃完东西之后他们总会绕些远路回去,美其名曰是为了消化,但其实他们都明白自己不过是为了和对方多呆一会,在拥挤的日程里偷一点时间和你在一起。


想到这里毕雯珺的心一下子软的一塌糊涂,手指轻轻划过那些已经干透了的字迹,觉得这一切简直浪漫的让他不知所措。




事业上升期很宝贵,有时候朱正廷更忙一点,有时候毕雯珺更忙一点。不同的行程和工作总会错开他们的时间,比起费尽心机的制造浪漫,能在没人的房间里交换一个实实在在的拥抱,努力在团队活动的间隙扣出时间营造一个短短的二人世界已经谢天谢地。


“出国就不要带日记本了吧,挺重的。”


在朱正廷出发去迪拜之前收到了毕雯珺的微信,当他拿着手机不知道怎么回复的时候又收到了一条新的信息。


“不要太辛苦。”毕雯珺和他说。


朱正廷最终还是带着日记本上了飞机。起飞之后他翻看着之前的日记,随便打开一页,本以为自己已经快要忘记了,没想到只要看到一个字他就能想起来那天写了什么。朱正廷开始觉得有点愧疚,但又不清楚到底是为了什么。一边忙的要死一边又心心念念着所谓的仪式感,一开始坚持写日记的理由可能是热衷,后来就变成了“已经写了这么久了如果断掉会很可惜”。


拖延症真的超可怕的。




在迪拜这几天朱正廷本来想趁机补完上周的内容,再把这周的日记也认真写完,就可以坦坦荡荡的把日记本交给毕雯珺。只是他实在是太忙了,拖拖拉拉的总是等到第二天就忘了写,再从头补起又很麻烦,越是耗着就越是下不了笔。


恋爱似乎也到了不痛不痒的阶段。毕雯珺新戏的拍摄越来越忙碌,他们和身边工作伙伴相处的时间都远远多于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间。没有了写的满满当当的日记本,联系似乎变得越来越少,每天的聊天不过就是几句寒暄。谁也不敢先跨出那一步,朱正廷等着毕雯珺的质问,毕雯珺也不敢去挽留朱正廷的距离。


却没有人教过他们怎么恋爱,他们也一直是摸着石头过河。朱正廷看着日记本上的空白页发呆,他想毕雯珺大概也很难理解自己的坚持,以及破坏了坚持的痛苦。




再一次见面是很久以后。毕雯珺很晚才从剧组赶到现场,饭都没有来得及吃。队友上台表演的间隙毕雯珺和他提了一下日记本,朱正廷被问的一愣,说抱歉我忘记带来了。毕雯珺盯着他看了一会,说没事。


朱正廷难过的想,其实我什么都没写啊。


其实我想让你质问我为什么没有写日记,问我为什么不坚持,问我最近有没有想你,问我是不是还一如既往的爱你。


这样我就可以趁机捂住你的嘴,对你撒娇让你不要再说了,等你把我圈到怀里的时候再抬起头跟你要个吻。


我早就做好了回答的准备,但是你却什么都不问。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趁着队友表演的空隙他和毕雯珺在休息室静静的抱了一会,朱正廷把头靠在毕雯珺的肩膀上突然特别想哭,但他总觉得男人有这么多的情绪是可耻的,所以只能努力把这种情绪咽回肚子里去。


直到工作人员去叫毕雯珺准备上台毕雯珺才放开他,他拍拍毕雯珺的肩膀目送他往光亮的方向走。成长让他的小王子被迫变得成熟,言行举止都是大人的样子,但那颗鲜活的心脏却在看不见的地方,活泼却又有点幼稚的跳动着。




从南京回去之后没几天朱正廷去了毕雯珺在的剧组看他。他把沉甸甸的日记本背在包里,觉得自己心中千万种情绪都无处安放,有些是对于交换日记在他手中断掉的愧疚,有些是想好好弥补两个人上次匆匆见面又匆匆分开的遗憾。


如果时间再拖的长一点,也许谁都没法迈出那一步把话说开了。


朱正廷在酒店的双人床上睡醒的时候毕雯珺已经出门去片场了,前一天晚上做的有点狠,他身上被毕雯珺弄了不少的印子,但好在毕雯珺很懂事的没有弄到显眼的地方。


毕雯珺要等到晚上才能收工,朱正廷窝在被子里打了一会游戏之后觉得有点无聊,眼睛落到放在床头柜的日记本上。日记本被他们带来带去,到现在封皮已经不如原来干净,页脚也有点发黄了。昨天晚上他趁着毕雯珺去洗澡的时候把日记本拿出来,翻开才潦草的写了几句话就被洗完澡的毕雯珺摁在床上亲了个稀里糊涂。


朱正廷想到这里忍不住笑了。他把日记本拿起来,重新翻开自己昨天没有写完的那一面,却发现在那段本该潦草的戛然而止后面,跟着不属于他的,却再熟悉不过的字迹。


“我好喜欢你。”


大概是毕雯珺今天早上趁着他还没有睡醒的时候写的。


大灰狼和小奶狗都是他。


朱正廷觉得自己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这个人总是含蓄的过分,还是那个不知道该怎么去好好表达温柔的小孩,要不是昨天忘了把日记本收起来,他什么时候能看见毕雯珺的心意还是个未知数。


他好歹也鼓起勇气翻开日记本了,这么一看也算是扯平了吧。




就在那天晚上毕雯珺收到了一份沉甸甸的礼物,是他最最最最最喜欢的人在交换日记里给他的回答,那个人说:“我也是。”




【end】




评论(7)

热度(27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