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盼柳柳

少年的锐利足以划破无尽的黑夜

【毕廷】Falling(1)

#小艺人x经纪人 年下 私设九岁年龄差

#我终于把这个重新复建起来了 努力不坑💪

#复建不易 感谢所有的喜欢~




Chapter 1.




“你他妈不是在逗我吧。”

 

朱正廷看着的男孩瞪大了眼睛,使劲戳了一下旁边人的胳膊。

 

“公司新派给我的艺人?”

 

“别呀兄弟,给点面子嘛。”同事李权哲站在他旁边,一脸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我也没办法的表情看着朱正廷。“我看老板也是故意找你麻烦,你这都打算辞职不干了,他怎么还让你带个新人,真的是…”

 

“少说点话吧你。”朱正廷赶紧打断了李权哲,顺带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万一被老板听到你还想看见明天的太阳吗?”

 

站在他面前的男孩低着头,朱正廷皱着眉头打量了一下,又拿起桌子上粗制滥造的简历哗哗翻了一遍。不出意外,这应该就是他接下来要朝夕相处的艺人同事了。

 

朱正廷二十八岁,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快九年。虽然也没能大红大紫但也算积累了不少经验,成了小艺人们口中的前辈。他学舞蹈出身,起初做艺人,后来转行去了幕后做经纪人。他本来是打算今年一过就辞职不干的。

 

“毕,雯,珺。”朱正廷念了一下简历上的名字。“这是你真名啊?怎么跟个女孩子似的。”

 

对面的男孩点点头。

 

“那个,有些事情我得提前跟你讲清楚。”朱正廷和把简历放回桌子上。“我叫朱正廷,你叫我正廷哥或者廷哥都可以。以后就是我来负责你的工作,等会我们加一下微信。他叫李权哲,也是我们同事。”

 

毕雯珺双手合十对着他们两个分别小小的鞠了个躬,一副谦卑的样子。

 

朱正廷拿起简历,走上去拍了拍毕雯珺的肩膀。“我看看…B大音乐系,那现在应该还没毕业对吧?”

 

毕雯珺点点头。

 

“你也知道,现在整个市场都不太好,公司能帮到你的地方也不算多。”朱正廷冲着毕雯珺笑一笑。“但是尽量努力给你争取。”

 

“是啊是啊。你就好好跟着我们廷哥混,别看廷哥长得像大学生,实际上他已经快三十了…哥我错了。”

 

李权哲痛苦的捂着头走出了房间。朱正廷冲毕雯珺伸出手:

 

“那就合作愉快啊,小毕。”

 



娱乐市场已经不景气了很多年,公司早就捉襟见肘,没法再给毕雯珺提供专门宿舍了。毕雯珺上学的B大在郊区,离公司非常远,住在学校宿舍的他只能每天公交换地铁再骑自行车通勤几小时来公司训练。大概是被毕雯珺每天睡眠不足的疲惫打动到,或者是想起了自己同样悲惨的大学时代,朱正廷大发善心的让毕雯珺住进了自己家里,房租从他的工资里扣。

 

这几年他虽然在圈子里没混出什么大名堂倒也算阅人无数。毕雯珺明明长了一张被老天爷追着喂饭的帅脸,偏偏又是个慢热的性格,人多了放不开也不爱表现。朱正廷无数次都想问他到底是怎么被骗到他们公司签合同的。

 



“小毕。”朱正廷喊了发呆的毕雯珺一声。“晚上我有几个唱片公司的朋友约我去酒吧,你也一起吧?”

 

“我不太会喝酒。”毕雯珺有点不好意思。

 

“没让你喝。”朱正廷敲了一下毕雯珺的头。“你个小孩喝什么酒。”

 

毕雯珺难得反驳了朱正廷:“我不是小孩。”

 

“知道了,大帅哥。”朱正廷不正经的冲着毕雯珺一笑。“你以为我愿意带你去酒吧?还不是为了让你多见见人磨磨性格,晚上可别给哥丢脸。”



 

朱正廷是酒吧的常客,驾轻就熟的带着毕雯珺去了位置最好的卡座,把一杯可乐推到毕雯珺面前。

 

“小孩子喝可乐。”朱正廷晃晃手里的杯子,冰块碰撞杯壁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大人才需要酒精。”

 

“我不是小孩。”毕雯珺低低的说。

 

朱正廷顿了一下,半晌才回答他:“我知道。”

 



“哎呀,正廷。”唱片公司的经理和朱正廷撞了一下肩膀。“你家新来的小朋友?真帅啊。”

 

“喝点什么?”

 

“我家小朋友不喝酒。”朱正廷把毕雯珺的杯子往后推了一下,像是替他解围。“雯珺,这是唱片公司的陈哥。”

 

毕雯珺坐在他们中间咬着吸管听他们聊天,朱正廷喝了起泡酒之后话比平时变得多了一点,时不时也拉着毕雯珺加入他们的谈话。

 

“你是十八岁?还是十九岁?”陈哥晃着手里的酒杯问他。

 

“十九岁。”

 

“有女朋友吗?”

 

“没有。”毕雯珺的眼神飘忽了一下,仿佛在回避什么东西。

 

“没关系,你这么帅,找女朋友那不是分分钟的事儿。等你以后红了,破/处的机会就更多的是了,哈哈哈。”

 

毕雯珺几乎是肉眼可见的窘迫起来,大脑仿佛从核心区域辐射着发热,像岩浆一样在地底沸腾。

 



朱正廷只是出门接了个电话的回来毕雯珺居然喝醉了。原来是唱片公司的几个人趁他不在故意玩游戏劝毕雯珺喝酒。毕雯珺性格老实不知道拒绝,没过几下就已经醉了。

 

朱正廷气的半死,他本意明明是想带毕雯珺见见人,根本没想过让毕雯珺经历人生里的第一场宿醉。

 

毕雯珺皱着眉头站不稳,不自觉的整个人往朱正廷身上靠,捂着嘴含糊的说想吐。朱正廷吃力的扶起将近一米九的毕雯珺往厕所走,整个人累的气喘吁吁。

 

两个人跌跌撞撞好长时间才到厕所去,毕雯珺虽然是第一次醉,但是意外的酒德很好,一直忍到水池边上才吐出来,朱正廷帮他顺着后背,忽然觉得离他只有几十公分的毕雯珺远的让他摸不到。

 



等毕雯珺第二天醒了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宿醉的代价就是仿佛没有尽头的头痛和火燎一般的口渴。他花了很大的力气从床上爬起来想要找水喝,就听见房间想起了敲门声。

 

朱正廷从外面端着一杯水走进来,手里还拿着头痛药,在毕雯珺看来仿佛天使下凡。

 

“哥,我昨天晚上干什么了?”毕雯珺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水,靠在床头问朱正廷。

 

“没什么。”朱正廷笑的很客套。“那帮混蛋骗你喝酒,你太老实,真喝醉了,去厕所吐了一次,我就把你送回来了。”

 

“那除此之外呢?”毕雯珺抬起眼皮。“我还干什么丢人的事情了吗?”

 

“没有。”朱正廷愣了一下,那一抹客套的微笑从他嘴边消失了一瞬间,又重新回到了脸上。“你喝醉之后挺好的,吐了以后也不说话,什么事都没有。”

 

毕雯珺没再追问,但他清楚朱正廷没有讲实话。

 

“喝了药再睡会。”朱正廷在走出房间之前说。“今天的舞蹈课我帮你请假了,先好好休息。”

 



头痛药副作用就是让人昏睡,等毕雯珺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身上的不适感已经好了很多,他想去冲个澡。刚刚打开房间门的一个缝,他就看见朱正廷背对着他站在客厅里,好像在打电话。他轻手轻脚把门推开一点点,静悄悄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

 

“我挺好的……谢谢你……你不用……”

 

“不是……我没有……”

 

这些残缺的句子从虚掩着的门缝里飘进来,很难让人理解他到底在说什么。毕雯珺本来都转身准备走了,却突然听见朱正廷的声音陡然提高了一个音调。

 

“不用你管。”朱正廷的声音里带着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情绪,像是愤怒,痛苦,又像是决绝。

 

“我们早就不联系了,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一切安静下来,他看见朱正廷的肩膀渐渐的抖起来,微弱又破碎压抑的啜泣声从客厅里传过来。

 

毕雯珺忽然觉得他恢复了一点的头痛又开始加剧了,他尽量不发出声音移回床上,死死的闭上眼睛忽略太阳穴闷闷的钝痛。

 

但是他在哭啊。毕雯珺失去意识之前一直想着。要不要去给他递张纸巾呢?

 



这天晚上朱正廷又做了那个梦。其实这几年来他梦境的内容大多都大同小异,他又梦见几年前他和那个人约在市中心的那家日料店里,他把一份金枪鱼刺身吃的干干净净,又忍不住偷偷去看对面那个人的鼻梁,眉骨和嘴巴。

 

对面那个人抬起头来,动了动嘴唇,像是想要说什么但又忍住了。

 

“我们别再联系了。”那个人说。

 

“什么?”朱正廷瞪大了眼睛,努力消化着话里的信息。

 

“我说,我们别再联系了。”对面的男人放下茶杯,语气冷冷的,仿佛像是在谈公事一样没有丝毫感情。“我不喜欢男人。”

 

“我不。”朱正廷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他猛的站起来,像是一泵热血直冲头顶,让他都能忽略掉自己抖个不停的手。

 

“我没跟你商量。”对面的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只留下朱正廷一个人无措的站着。

 

“我不想,我不……”

 

他喃喃自语的醒过来,枕头上被汗湿了一小块,耳根后的头发也紧紧的贴在皮肤上,让人烦躁又压抑。朱正廷闭着眼睛在床上躺了一会,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丝毫睡意之后掀开被子下床,走到客厅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毕雯珺。

 

“你睡醒了?”毕雯珺问他。“我煮了白粥还煎了鸡蛋,你要不要吃点?”

 

“谢谢。”朱正廷说。“我没有吃早饭的习惯,我以前经常日夜颠倒的。”

 

“这样可不行,我妈说吃早饭对身体很不好。”毕雯珺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口。“就算再晚也要吃一点。”

 

朱正廷沉默的看着毕雯珺盛了一碗白粥给他,他们安静了一会,谁也没再说话。

 

“你看着我干什么?”

 

“我在想。”朱正廷说,“我在想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他对十九岁的记忆已经太模糊了。

 

有没有一顿能狼吞虎咽吃很多,有没有和父母闹别扭,有没有为了喜欢的人彻夜难眠,他都已经记不清了。而记忆里最痛苦的一部分似乎突然就被翻了出来,有块地方在无理由的抽动,但他又记不起原因。

 



朱正廷忽然开口:“我们聊聊天吧。”

 

“聊什么?”

 

“随便聊,比如说,你是哪里人?”

 

“辽宁,辽宁抚顺,你呢?”

 

“我老家在安徽。你喜欢北京吗?”

 

“有时候喜欢,有时候又不喜欢。”

 

“你的梦想呢?”

 

“我没有梦想。”

 

毕雯珺低下头,睫毛在眼睛底投射一片阴影,那一瞬间朱正廷忽然觉得他渺小又脆弱,终于像个十九岁的男孩了。

 

“说实话,我没有梦想,一点也没有。”这个十九岁的少年一脸冷淡的回答。

 



到了年末公司的每个人都忙的脚后跟贴后脑勺。朱正廷很完美主义,为了汇报工作简直事无巨细,一遍一遍的演练和检查ppt,几天下来整个人累的半死,几乎坐着都能睡着。

 

毕雯珺才进公司没多久,自然比苦逼的社畜朱正廷好过一些。他趁着这段时间去上了舞蹈课,也准备了学校的期末考试。顺便在朱正廷忙的日夜颠倒的时候帮他做点家务。

 

年末的工作接近尾声,朱正廷忙完了回到家,进门之前还在想晚上该和毕雯珺一起点个什么外卖来吃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餐桌上摆着四盘成色非常不错的菜,毕雯珺系着围裙站在厨房正在盛米饭。朱正廷被外卖折磨到快要罢工的胃突然苏醒了。

 

“这都是你做的?”

 

“是。”毕雯珺把一碗米饭递给他。“家常菜,凑合吃吧。”

 

“太好了,哥快饿死了。”朱正廷绕到毕雯珺的后面,装腔作势的帮他脱围裙按摩脖子。“那你忙完了吗?还有没有什么我能帮你的?田螺姑娘?”

 

“……田螺姑娘个头啊。”

 

“那我喊你什么?”朱正廷笑嘻嘻的。“小狼狗?”

 

“……随你便吧。”

 

“你可比我有出息多了。”朱正廷又吞吃了一口饭。“现在会做饭的年轻人可不多。”

 

“我也发现了,你家的冰箱除了酒真的啥都没有。”

 

朱正廷嘿嘿笑起来,走到酒柜拿出一瓶红酒打开了。

 

“喝点吗?”朱正廷问他。“在家里醉了也无所谓……反正我也已经见过你喝醉是什么样了。”

 

毕雯珺盯着他手里的红酒杯看了一会,点了点头。

 



“那个……”毕雯珺犹豫着开口了。“我喝醉的那天晚上,到底还做什么了?”

 

“我告诉你你可别觉得尴尬。”朱正廷喝了一口红酒。

 

“那天晚上我不是扶着你去厕所吗?你吐完了之后我让你漱漱口我送你回家,当时我说什么你就点头,我以为你酒醒了要扶着你出去,结果你突然就搂着我的脖子……””

 

毕雯珺的零零碎碎的记忆忽然变得清晰起来,他呼吸变得急促,身上也有点发冷。他愣愣的看着朱正廷的脸,那天夜里近在咫尺的睫毛,眼睛,嘴唇,甚至是脖子上的胎记都变得无比清晰。

 

“我亲你了?”

 

“对,你亲我了,不过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一下而已。”

 

毕雯珺的心里突然被一种无名情绪的占满,像是一直在胸口温吞着沸腾的岩浆突然冲到了脑子里。他也不知道这种莫名其妙的冲动从何而起,只能努力的深呼吸几下让自己冷静。

 

“什么叫做没关系?”毕雯珺的声音听不出起伏。“你不是喜欢男人吗?为什么被我亲了你会觉得没关系?”

 

他清楚的看见朱正廷眼睛里的光暗了一下,但也只是一下下,他的表情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是的,我喜欢男人,但你只是喝醉了没有意识而已,我喝醉也会和你一样,但是下次最好还是不要这样了,醉酒很伤身体的。”

 

毕雯珺的表情僵在了脸上,他深深的呼吸着,却想不出任何话来反驳朱正廷。

 

“我要出去一下。”朱正廷站起来。“谢谢你准备的晚饭,晚上早点休息。”

 



凌晨三点毕雯珺接到李权哲打来的电话,他照着定位骑自行车到了一条酒吧街上,果然看见朱正廷像一滩烂泥一样被李权哲架着,嘴里含含糊糊的说着不成文的话。

 

“辛苦你了小毕。”李权哲帮他一起把朱正廷扶到自行车后座上,一副想说什么但又忍住了的表情。“这么晚让你跑一趟。”

 

朱正廷很有酒德,即使喝醉了也不会大吵大闹。吹了冷风他意识渐渐清醒了点,抬起手敲了敲毕雯珺的肩膀。

 

“怎么了?”毕雯珺果然立马把自行车靠边停了下来。

 

朱正廷歪着头看了他一会,扶着他的肩膀皱眉头,好半天才开口:“……我想吐。”

 

“前面就是花坛,忍一下吧。”毕雯珺像哄小孩一样。“你可撑住了啊哥,你要是在路上发酒疯我可控制不了。”

 



好在毕雯珺明白自己确实不应该花时间和一个醉汉讲道理。很快就到家了,他扶着烂泥一样的朱正廷在沙发上坐好,按着自己的回忆去泡蜂蜜水拿头痛药,想了想又去用温水打湿了一条毛巾。

 

“小毕。”朱正廷还有一丝理智。“别忙了,你去睡吧。”

 

“把蜂蜜水喝了吧。”毕雯珺把马克杯递到朱正廷手上。“那个……”

 

“我喜欢他好多年。”朱正廷突然开口说。“我是不是特别傻啊?”

 

毕雯珺搞不清楚他这句话的来龙去脉,但却像是一下子失去了继续探究的勇气。

 

“他是我的大学老师,我十八岁,他大概二十八岁的样子,就和现在的我和你差不多。他很照顾我,又帅又有才华,所有的学生都喜欢他,包括我。”

  

“我一直以为他是喜欢我的,所以很崇拜他。大学毕业之后他问我要不要去他的舞团,那我当然是同意啊,还自以为是的以为我们是不是就在一起了,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了好几年。结果你猜他跟我说什么?”

 

“他说他根本没喜欢过我,说我幼稚。”朱正廷摇着头,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但是当时我年纪小什么都不懂啊,自作多情,你看我是不是挺傻逼的?”

 

“你还年轻,我就只能告诫你不要轻易和比自己年龄大的多的人谈恋爱,尤其还是像我们这样一起工作的。下场真的要多惨有多惨,男的女的都不可以。现在你肯定觉得我啰嗦啊,不过总有一天你会懂的。”

 



“我不懂。”像是隔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毕雯珺终于开口了,声音像是吞了玻璃渣子一样干涩。“没有经历过我要怎么懂?”

 

朱正廷像是被惊醒了一样,微微张开嘴。

 

“但是你说我会懂的。”毕雯珺眨了眨眼,光芒在他的眼底流动着,像是落入了几枚明亮的星子。“你能教我吗?”

 

“和一个比自己大很多的男人恋爱是什么样的?你会教我吗?”

 



【tbc.】

评论(12)

热度(154)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