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盼柳柳

少年的锐利足以划破无尽的黑夜

【毕廷】Falling(2)

#小艺人x经纪人 年下 私设九岁年龄差 娱乐圈au

#我太拖延了终于更了

#感谢所有的喜欢

#请多多给我评论哇!

#前篇在这里Chapter 1 




Chapter 2.

 

 


朱正廷几乎是逃命一样跑去公司呆了一整天,顶着一张宿醉之后不成形的脸和乱糟糟的头发进电梯上时候把李权哲吓了一跳,悄悄问他是不是在路上被人打劫了。朱正廷疲惫的看了他一眼,根本不想说话。

 

朱正廷的电脑屏幕是一张自己的照片,是大学毕业的时候那个人给他拍的。他抱着一束花看着镜头有点害羞,那个人就站在相机后面故意逗他玩,趁他笑的最开心的时候抓拍下来。又闪过几年前那个人面无表情的脸,以及在日料店里那些毫无余地的冷言冷语。

 

真实和迫近到仿佛就在上一秒。

 

开什么玩笑,他根本就不是那种大度到分了手还能若无其事继续做朋友的人,从来都不是。

 

“……你会教我吗?”男孩的声音突然钻进他一团乱麻似的脑子里,继而又清晰的回响起来。

 

“和一个比自己大很多的男人恋爱是什么样的?你会教我吗?”

 

完了。朱正廷觉得眼前一阵发黑。这段对话真实发生过,不是他喝多了之后出现的幻觉,也不是一个梦。

 

“我可没什么好教你的。”朱正廷苦笑着对空气里并不存在的毕雯珺说。“我只能奉劝你,千万别和比自己大这么多大男人谈恋爱。”

 

 

 

“我靠!!!真的假的啊?!”李权哲连拿在手上的烤串都忘了吃,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朱正廷。“来来来我敬你一杯啊廷哥,年近三十终于遇到人生第二春……”

 

在朱正廷滔滔不绝的大倒苦水十分钟之后,李权哲震惊了半天只发出这一句没有任何作用的感慨。忍着把李权哲的脸按进盘子的冲动,朱正廷咬着牙警告他:“再他妈瞎说你自己结账。”

 

听到这句话李权哲立马闭了嘴,默默给他们俩的杯子满上了啤酒。朱正廷烦躁的抓起杯子,咕嘟咕嘟的一口气喝了下去。

 

“真是没想到,小毕平时看着不声不响的,这种事情居然还挺有魄力的啊。”李权哲啧啧啧的感慨。“廷哥,依我看这就是老天爷眷顾你,天降小狼狗。不瞒你说哈,我看见小毕第一眼就觉得这小子绝对是你的菜。”

 

“滚啊。”朱正廷没好气的打断了满嘴跑火车的李权哲。“他是我的菜?明明应该我是他的菜才对吧。”

 

“哎呀,哥。”李权哲宽慰着他。“十几岁嘛,谁没点冲动的时候啊。你也别太把小毕的话放在心上,他真的还挺有潜力的,咱们的工作也不能停啊。反正工作咱们也一直对接着,你要是真的累了顶不住要辞职还有兄弟我呢。”

 

不愧是自己在公司一路看着成长的人,朱正廷有点欣慰,这几年的饭钱和酒钱果然没白出。和李权哲分别之后朱正廷在路边点了跟烟,看着烟头一明一灭,有那么一瞬间,他的脑海里闪出了毕雯珺的脸,以及那天他眼睛里转瞬即逝的光亮。

 

这个小鬼。

 

朱正廷痛苦的捂住脸。

 

他本来就乱成一团的感情生活真的不需要再加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了。

 

 

 

不管怎么样,朱正廷是一个非常认真的人,哪怕毕雯珺最近对他有意无意的献殷勤已经严重影响了他的生活状态,对待工作他还是事无巨细。毕雯珺这边渐渐有了起色,在平台上放了cover的弹唱视频,自己也出了几首原创的单曲,也第一次有了一小群粉丝。另外一边也有一些品牌方来联系朱正廷,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他甚至还因为表现实在太突出被老板在公司大会上特地表扬。

 

不过在这之前朱正廷从来不知道呆在家里居然是这么煎熬的一件事。不管是毕雯珺洗完了澡故意穿着背心在乱晃,还是趁他在看电视的时候故意站在他的视线里炫耀悠悠球技术,每一秒种都让朱正廷如坐针毡,回到家就立马逃命似的往房间里躲。

 

他也从来没想过未来的某一天自己连回家也要像做贼一样心虚。尽管在进入电梯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日常的心理建设,顺便预测一下今天毕雯珺又要玩什么花样,但当他看见背着吉他靠在墙上的毕雯珺还是愣了半天没说出话。

 

“没带钥匙。”毕雯珺和他解释,又拿起手边的甜品盒子给他看。“回来的时候顺路买的,给你。”

 

朱正廷的脑子里一阵发晕,他深吸一口气,对着毕雯珺挤出一个完美的假笑,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进门的时候他迅速的瞥了一眼毕雯珺手上的甜品盒子,是公司附近非常火爆的那家甜品店,很多次他都想去尝尝,但总是因为不想排队而作罢。这根本就不是顺路可以买到的东西。

 

“雯珺。”他沉下心来,好声好气的对毕雯珺说。“你真的不用这样。”

 

“我怎么样了?”毕雯珺有点疑惑。“快吃吧,等会慕斯化了就不好吃了。”

 

“嗯……就是……”他一下子找不到合适词语,憋了好半天才开口。“就是,你不用像现在这样,你看我们是工作伙伴吧,你又住在我家,给我房租,还比我小,嗯……所以我照顾你是应该的,你懂吗?”

 

他这段颠三倒四的话显然让毕雯珺消化了半天。“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毕雯珺说。“你倒是说说我对你怎样了?”

 

“你可能搞错了。”朱正廷再一次开口说道。“像你这个年纪是很容易性冲动的,你可能还没有搞清楚。等你以后有机会和女孩子谈个恋爱你就明白了,以后会有机会的……而且你现在也算是公众人物,我们这样真的,嗯……不太合适。”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胡扯什么了,只想赶紧结束这一段让他尴尬到浑身冷汗的对话。

 

“我没有搞错,对谁有性冲动我自己很清楚。”毕雯珺走上去攥住朱正廷的手腕。“是你搞错了吧?你和女孩子谈过恋爱吗?你喜欢上那个人的时候又比我大多少?”

 

毕雯珺的手心很烫,朱正廷觉得自己的手腕仿佛被烧红的手铐扣住了,一阵带着刺痛感的慌乱从他的尾椎骨升起直至大脑,他突然心跳的有点太快了。

 

“我没有讨好你。”

 

毕雯珺停下来吸了一下鼻子,眼睛亮亮的。

 

“我在追你。”

 

 

 

这些年里朱正廷被很多人追过,男人女人都有,其中不乏一些非常优秀的追求者。他也确实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傻乎乎的捧出了自己的一颗真心,也实实在在的被伤害过。但被一个不到二十岁的男孩直截了当的表白,他还是头一次。

 

他很少遇到这么主动的追求者。再说了,大多数人不也不会这样突然就展开攻势吧?难道不是应该先试着接近,慢慢了解之后,喝一次酒,或者一起喝杯咖啡吃顿饭,再委婉的说出来吗?

 

不过仔细想想,吃饭,喝酒,喝咖啡,看电影,他都已经和毕雯珺一起做过了,甚至是……同居。更别提当时在酒吧里那个乱七八糟的吻了。

 

如果他是二十五岁,如果毕雯珺是二十二岁……

 

但是不行,没有这种如果。

 

 

 

尽管朱正廷的心理状态被毕雯珺搅动一团乱,但让人欣慰的是毕雯珺的事业已经渐渐走上正轨了,这说明他这段时间连轴转的疯狂工作不是白费。

 

朱正廷连着收到了很多唱片公司的回复,发出去的demo也不像以前一样石沉大海。毕雯珺去一个小型的音乐节演出,走的有几个粉丝站在通道外面送他送礼物,毕雯珺紧张的要死,不知道该接还是不该接,粉丝和他说话也回答的吞吞吐吐。还是等到朱正廷过来帮他解的围。

 

“啧,小朋友。”上了车之后朱正廷阴阳怪气嘲讽他一顿。“当时说要追我的时候不是挺厉害的嘛。”

 

“我不是小孩。”毕雯珺永远都是这一句回答。

 

“好的好的知道了,小狼狗,可以吧?”朱正廷漫不经心的回答他。“我看你也真的是小狼狗,窝里横。”

 

毕雯珺撇撇嘴没有说话,只是歪着头看向了窗外。

 

 

 

“我有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走到地下车库的时候,朱正廷突然这么问毕雯珺。毕雯珺上完舞蹈课恰好赶上朱正廷在公司办完事,就打算顺道一起开车回去。

 

毕雯珺肉眼可见的紧张起来,吞了下口水。

 

“坏消息吧。”

 

“坏消息就是,”朱正廷清了清嗓子。“接下来的两个月我们可能都不会有假期了。”

 

“好消息是,我和老板谈妥了,你的专辑和个唱从明天就开始筹备。”

 

毕雯珺愣了好一会,张开嘴好几次都没能成功讲出一句话来,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又忽然感觉一只手落在他的头顶,揉了两下又离开了。抬起视线他看见朱正廷一脸轻松的看着他,黑亮的眼睛聚焦在他脸上。

 

朱正廷全当他是因为突然梦想成真而太过于激动。他看着毕雯珺,仿佛在忍笑,慢悠悠的开口说道:“你不要太感动,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没日没夜的加班不就是为了给某个说自己'没有梦想'的小朋友做个表率嘛?”

 

毕雯珺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如果硬要说的话,他只想把面前这个总是喊小朋友的人紧紧的搂在怀里。

 

“我能抱你一下吗?”

 

“什么?”

 

“我说,我能不能抱你一下?”

 

“当然可以啊,哥哥宽阔的肩膀永远属于你——”朱正廷走上去抱住了毕雯珺,又在他耳边轻声说:“所以说什么时候有梦想都不算晚啊,雯珺。”

 

他们就这么在地下车库拥抱,朱正廷几乎屏住呼吸,任由毕雯珺紧紧的抱住他。

 

——这是他这几个月来最平静,最满足,也是最快乐的一天了。

 

 

 

【tbc.】

 

 

 

评论(17)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