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盼柳柳

少年的锐利足以划破无尽的黑夜

【毕廷】Falling(3)

#小艺人x经纪人 年下 私设九岁年龄差 

#娱乐圈au

#更新啦 感谢大家的等待和喜欢 

#前篇Chapter2 

 

 

Chapter 3.

 

 

 

手机铃声响起来的时候朱正廷还在睡觉,毕雯珺一早就和李权哲一起去了公司,家里很安静,他难得睡的很熟。

 

朱正廷烦躁的翻了身,把头埋进被子想要把扰人的手机铃隔绝在空气里。他任由手机在床头柜上震动了一分钟终于停下来,松了一口气打算继续睡,那边的手机铃却不依不饶的继续响起来。

 

很少有人直接这样打电话给他,他也从来不在假期谈工作。朱正廷朋友不多,工作上的往来一般都是和同事们发邮件,再不继的话和李权哲他们也都是用微信联系,很少会有机会直接打电话。况且今天是他这段时间为毕雯珺的个唱跑上跑下连轴转之后来之不易的休息日——还是李权哲怕他累到猝死特意求了主管才批下来的。

 

“喂。”他没看来电显示,气鼓鼓的抓起手机就接了,声音里全是火气。

 

“你好啊,廷哥。”那边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没打扰你休息吧?”

 

“……不好意识,请问你是哪位啊?”他脑子还是懵的,但还是隐隐约约能感觉到电话那头可能是工作上有联系的人。“我今天休假不在公司,有什么事情我们邮件联系好吗?”

 

“看来是真的打扰你休息了。”那边的人声音冷淡,听不出什么情绪起伏。“是我,陆鸣,前天开会咱们还坐前后坐呢。”

 

朱正廷终于清醒了一点,原来在休息日大早上扰他清梦的还真的是公司的同事。他和这位叫陆鸣的人并不太熟,只知道他也在公司做艺人经纪,手下带着一个不太红的男偶像。面对着这位不怎么熟的同事,他努力压住心里的不满,换上了一贯的客套语气。

 

“啊,你好。”朱正廷不痛不痒的打了个招呼。“找我有事吗?”

 

“也没什么,就是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想和朱老师请教一下。”对面的声音客客气气的。“其实早就想找你请教一下了,你把小毕带的这么好,我来取取经你不会介意吧?”

 

“呃……这个……”朱正廷被这段话弄的摸不着头脑,尴尬的他浑身不舒服。“那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问我吧。”

 

“我觉得电话说不太清楚,工作上的事情,咱们还是面对面聊比较好。”朱正廷听见那边的人发出了一声轻笑,心里忽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下午三点你有空吗?在你家楼下的星巴克见怎么样?就是喝个咖啡聊聊天,不会耽误你很久的。”

 

“好的,下午见。”

 

直到挂了电话朱正廷才觉得不太对。

 

等等,他为什么会知道我家楼下有星巴克?

 

 

 

“这里。”陆鸣坐在靠窗的地方朝朱正廷挥手,朱正廷看见了,礼貌的冲他点点头走过去。

 

“喝点什么?”

 

“摩卡少糖多奶,谢谢。”

 

朱正廷是个非常标准的好人。即使他因为被不熟的同事破坏了休息日非常不满,也能感觉到陆鸣突然找他大概率不会有什么好事,但他依旧彬彬有礼,客气又耐心,以至于陆鸣端着咖啡走过来的时候,他还是双手接过说了谢谢。

 

“我真没想到你会愿意在休息日出门,廷哥。”陆鸣对他说。“其实我早就想找机会和你聊一聊了,但你最近因为小毕的事情事情一直忙,我才想占用一下你的休息时间,希望你不要介意。”

 

“不介意。”朱正廷回答他,手指微微用力的抓着咖啡纸杯。“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肯定没有像你电话里说的那么轻松吧?”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同事都崇拜你了。”陆鸣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果然不一般啊,廷哥。”

 

“你是gay这件事情,除了李权哲应该没什么人知道吧?”

 

朱正廷的脸上掠过一道阴影,在椅子上坐直了身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陆鸣发出一声轻笑。“我今天找你,其实是想给你看点东西。”

 

他把手机递给朱正廷看。“总共四张,往后划。”

 

手机里总共有四张照片,是他和毕雯珺那天在地下车库的那个拥抱。昏暗的灯光让一个平平无奇的拥抱看起来暧昧无比,仿佛在拥抱又像是在接吻,远超普通朋友。

 

朱正廷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头看着陆鸣。

 

“你说,如果这几张照片明天出现在公司所有人的的邮箱里,再出现在娱乐版头条上,”陆鸣慢悠悠的开口,手指顺着咖啡杯盖划圈。“公司一直信任的人才,同僚们崇拜佩服的前辈居然是个同性恋,甚至公司看重培养的艺人是个同性恋,还和自己的经纪人同居搞在了一起,你觉得会怎么样?”

 

“你知道他住在我家?”朱正廷皱起眉头,思考着他最近也没有干什么其他的事情。“你跟踪我?”

 

“毕雯珺的个唱准备的差不多了吧?”陆鸣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你不是准备要辞职吗?为什么公司又把毕雯珺安排给你?我直说吧,只要有你在公司,我就永远没有出头的日子。”

 

“我也很努力工作,但这几年带的艺人一个都没红过,你明明都要辞职了还被公司看重。你不知道吧,毕雯珺是我在B大蹲了很久才签到的,毕雯珺的经纪业务本来也应该是我的。但是公司为了留住你,才把毕雯珺的经纪业务给你的。”

 

“我到底哪里不如你?况且你还是个同性恋。”

 

 

 

“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说什么。”朱正廷回过神,再次握住了那杯已经不太烫的咖啡。“你说这么多我大概知道了。你讨厌同性恋,也觉得我在公司挡了你的路,抢了本来属于你的艺人。你知道我是gay,也拍到了我和毕雯珺的错位照片,如果我不答应你的条件,你就会把照片发给公司的人和媒体,让我离开公司顺便把毕雯珺也拖下水。”

 

陆鸣愣了一下,拿起咖啡喝了一口,仿佛他们只是在普通的聊天。

 

“我终于知道公司为什么看重你了。”陆鸣轻笑了一下。“我的条件很简单啊,你辞职,我删照片。不过我保证,只要你离开公司,我绝对不会对毕雯珺怎么样,如果你不答应……后果你也都能想到。

 

“况且毕雯珺那样的性格,离了你他什么都干不成的。”

 

 

 

朱正廷突然心头一紧,他想起那天晚上毕雯珺眼里转瞬即逝的光,想起毕雯珺说他没有梦想时的渺小与脆弱。

 

他一直都愿意做一个好人,他不想让毕雯珺失望。

 

“我答应你。”他说。“但是你要保证不再去骚扰雯珺。”

 

朱正廷拿出手机,把早就写好放在草稿箱的辞职邮件发了出去。又拿过陆鸣的手机删掉了照片。

 

“我最后再告诉你一句话,毕雯珺能发展到现在根本不是我的功劳。”朱正廷站起来,拿起冷掉的摩卡一饮而尽。“还有,你因为我是同性恋而讨厌我,但是我出柜的时候,我妈哭了,因为她担心我以后会过的艰难。”

 

说完,他把喝完的咖啡纸杯放在桌子上,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从星巴克回家之后朱正廷一直坐在沙发上抽烟,他已经很久没有抽过这么多烟了,尼古丁久违的刺激让他不断咳嗽,又莫名其妙的想流泪。

 

毕雯珺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他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朱正廷和满满一烟灰缸的烟头愣了一下,问朱正廷:“你怎么突然抽这么多烟?”

 

“在家闲着嘛,抽着玩的。”朱正廷勉强对着毕雯珺挤出一个笑来。“我有个事情要告诉你。”

 

“怎么了?”毕雯珺去冰箱拿了一瓶矿泉水。“你最近怎么总是神秘兮兮的。”

 

朱正廷深吸了一口气,根本不敢去看毕雯珺的眼睛。

 

“雯珺。”他说。“我以后……可能就不负责你的工作了。”

 

 

 

毕雯珺没说话,脸上的笑意就像暴露在阳光下的积雪一样迅速消散了,视线也仿佛失去了焦点,像是蜡烛被风吹灭了火苗。

 

“你不要我了?”

 

毕雯珺问他,声音却干涩的仿佛吞了玻璃。

 

“没有,你很好。”朱正廷干巴巴开口了。“我辞职了,是我自己的原因。嗯……就是,身体的原因,你也知道我这几年身体透支的太厉害了……”

 

“你的工作该有的都不会停,李权哲会负责的,你不用担心……对了,你要是还想住在我家的话也可以继续住,也不用给我房租了,如果你不想住我家也可以,我可以再帮你找个房子,离公司更近一点……”

 

毕雯珺很久没有说话,只是盯着他看。

 

“你要赶我走了吗?”毕雯珺说。“是不是我最近干了什么让你不高兴了?”

 

“可是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毕雯珺黝黑的眸子盯着他看,朱正廷觉得自己全身都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大人的世界不是总能心想事成的,雯珺。”朱正廷努力稳住自己的情绪。“很残酷,比你想象的还要残酷好多倍。”

 

“但是你告诉过我的。”毕雯珺的声音已经嘶哑了。“你告诉我,什么时候有梦想都不会晚,难道这也不是真的吗?”

 

“当然啊。”朱正廷捂住脸跌坐在沙发上。“就像我昨天还在和你吹牛,说我妈很支持我出柜呢。”

 

“其实我已经有四五年没有回家过年了,我妈前年生了一场大病,还是我姐姐后来跟我说我才知道的。”

 

 

 

“我明白了。”

 

好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这么久,毕雯珺终于开口了。

 

“但我有个请求。”

 

毕雯珺看着他,脸上没有一丝戏谑。

 

“我能不能,再抱你一下?”

 

 

 

朱正廷愣了一瞬间,随机笑了出来。

 

“当然可以。”他向毕雯珺张开手。“如果这能让你好受一点的话,当然可以。”

 

他感觉到毕雯珺俯身压了过来,感觉到毕雯珺的胳膊穿过他的腋下,再紧紧的抱住他的后背。他甚至感觉到毕雯珺的头发掠过他的耳朵,随着胸膛的一呼一吸,毕雯珺滚烫的呼吸熨过他的肩膀,颈窝,脖子,他觉得自己快要被烫伤了。

 

有那么一下,朱正廷居然觉得能和毕雯珺这样抱着也不错,他甚至闭上眼睛有点享受。如果他能再年轻三岁,如果毕雯珺能再年长三岁,一切会不会都比现在更好呢?

 

朱正廷没有睁眼,他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和毕雯珺的呼吸声交叠在一起,身体之间已经容不下那一层薄薄的空气了。他甚至感觉到——感觉到毕雯珺的手从他的衣服下摆钻进去,手指滑过他的腰和背,再一路向上。

 

朱正廷很明白事情接下来的发展,他知道,如果他自暴自弃的享受这场闹剧,那一切都要无法收场了。

 

 

 

但是不行。

 

朱正廷几乎花了全身的力气推开了毕雯珺,喘着粗气从他怀里挣了出去。

 

“毕雯珺!”朱正廷提高了声音。“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他衣衫不整,头发凌乱,面色发红,整个人仿佛置身犯罪现场,吼完毕雯珺之后更是觉得眼前发黑了。

 

“我……我出去一趟。”朱正廷跌跌撞撞的跑到玄关,哗啦哗啦的拿起钥匙,逃命似的跑了出去。

 

 

 

朱正廷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了一夜,抽完了整整三包烟。他头疼欲裂,嗓子也干的仿佛被火撩过。跑到便利店买了一听啤酒一口气喝下去,却因为根本没有吃晚饭全部吐了出去。

 

等他回到家的时候毕雯珺已经走了,房间收拾的很干净,除了钥匙毕雯珺什么也没有留下,也仿佛根本没有来过。

 

他本来做了一个艰难但是正确的决定,他应该为自己理智,大度和冷静起立鞠躬,甚至鼓掌喝彩。

 

他一直都是个好人。而现在,他只觉得痛苦,沮丧,甚至有点唾弃自己。

 

朱正廷跌坐在地上,把脸埋进手心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这一天真的太长了。

 



【tbc.】

 

 

评论(21)

热度(9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