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盼柳柳

少年的锐利足以划破无尽的黑夜

【毕廷】Falling(4)

#小艺人x经纪人 年下 私设九岁年龄差 

#娱乐圈au

#本咕咕精终于上线了 感谢大家的等待和喜欢

#前篇Chapter 3. 

 

 

Chapter 4.

 

 

 

朱正廷的生活在那之后归于平静。

 

他从公司离职,尽管在这途中一直有人试图挽留他,但见他去意已决还是作罢。他删掉了大部分人的联系方式,注销了工作邮箱,拿着这几年攒下来的钱全世界旅游。他去跳伞,潜水,滑雪,到东南亚做义工,甚至差点遇到一段异国露水情。一切似乎都被安排的丰富又充实。

 

在那之后他没再见过毕雯珺,也强迫自己不要主动去打听毕雯珺的消息,只是偶尔翻翻毕雯珺的朋友圈。毕雯珺一直是个不喜欢发朋友圈的人,也从不在朋友圈宣传工作,翻到底也就只有十几条,几乎都是他随手拍的风景,一棵树,一个窗户,甚至是路边的一个电线杆子。

 

无数次他都想放下身段联系一下毕雯珺,打哈哈的问一下他最近过的如何,又总担心自己会拿的起放不下,大概他就是一个懦弱的成年人。

 

“你会教我吗?”

 

那个瞬间毕雯珺的声音伴随着敲击屏幕的声响总出现在他耳边,又像是从骨缝深处发出的嗡嗡共振。

 

“我在追你。”

 

“我真的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他强迫自己向前看,强迫自己热爱生活。他甚至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在往前走,他也在努力的跟上,但又觉得自己被困在原地。

 

朱正廷死心锁上屏幕,倒在床上无力的叹气。

 

一定是最近睡的太多了。

 

 

 

在朱正廷为期一年多的地球流浪终于结束之后,李权哲说什么都非要请他吃饭。他们两个先是在高档餐厅吃了一顿,觉得没太饱就又到大排档吃了第二顿。

 

“廷哥,我说实话啊。”李权哲给朱正廷倒了一杯啤酒。“你现在的脸色真的比以前好太多了,你以前太瘦了啊,还是脸上有肉好看一点。”

 

“那肯定是,你是体会不到不上班有多爽。”朱正廷夹了一个凉拌毛豆送到嘴里。“但我最近得重新找个工作,快没钱花了。”

 

“对了,哥。”李权哲清了清嗓子。“你最近有没有和毕雯珺联系过?”

 

朱正廷浑身上下的肌肉都在李权哲说出那个名字的时候紧绷了起来。

 

“没有啊。”他觉得喉咙里似乎卡了一个不上不下的果核,让他呼吸困难。“我辞职之后就没联系过他了,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是问问你。”李权哲说道。“你从公司走了之后,没多久小毕也解约了。公司一直想留他,但小毕这小孩倔啊,说什么都要走……不过现在已经和公司谈妥了,你放心。”

 

“我后来请他吃饭,和他讲了你当时为什么辞职,那天小毕喝了好多,跟我说他家里人其实根本不知道他在北京签了公司,因为这个他还差点和家里闹翻了,唉,你说说,这小孩也挺不容易的。”

 

“我听说他现在在一个酒吧当驻唱。”李权哲一脸真挚的看着朱正廷,语气里多了一分郑重。“廷哥,你想不想见见小毕?“

 

 

 

他已经有一年多没见到毕雯珺,甚至一直对当年那场乱七八糟的告别心怀愧疚。但是他无法否认,这一年,那个桀骜锋利却又脆弱渺小的十九岁男孩总是频繁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和梦里。

 

他已经很久没有思考过喜欢或者不喜欢这种事情。他确实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傻乎乎的捧出一颗真心,也确实受到了伤害。但在现在他已经能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出当年的事情,因为即使是喜欢过,爱过,最后还是痛苦纠结的结束了。

 

“可是我喜欢你。”

 

当这个声音不知道第几万次出现在朱正廷耳边的时候,他愣愣的盯着空气里并不存在的毕雯珺,忽然觉得一切都不那么真实。

 

如果毕雯珺真的喜欢他,如果他有勇气负担毕雯珺认真的喜欢,就像当年的他一样。

 

着无关年龄,无关性别。只是他能否回应毕雯珺的喜欢这么简单。

 

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搞懂这个问题。

 

 

 

朱正廷觉得自己一定是鬼迷心窍了才顺着李权哲给的地址到了这家酒吧。

 

毕雯珺唱歌的这家酒吧不大,地段也不算好,常来的也只有一些熟客。朱正廷到酒吧的时候毕雯珺刚刚唱过一轮,抱着吉他正在休息,他瘦了很多,头发也留长了,反戴一顶棒球帽随意压着。毕雯珺坐在台上调麦,房顶的射灯照着他,整个人都好像都是发光的,他抬头看了看围在舞台旁边的女孩,问她们:“等会再唱点什么好?”

 

女孩子们立马七嘴八舌的嚷起来,点唱啊?要不要加钱?

 

“加多少我不清楚。”毕雯珺笑起来,露出一排白牙。“但是有些歌加钱也不给唱的。”

 

舞台边上围着女孩子们骚动起来,还夹杂着一些小声尖叫。毕雯珺把吉他拨片咬在嘴里低头调音,并不去理会女孩子们讲什么。

 

朱正廷忽然觉得有点恍惚。

 

一年而已,当时那个和粉丝讲话都会害羞的毕雯珺已经飞快的成长,曾经的男孩已经远的让他摸不到了。

 

 

 

“哥,我真没想到你会来我们店里。”

 

休息的时候毕雯珺来找朱正廷,很平常的和他打了招呼。而朱正廷已经僵硬到连若无其事的假笑都挤不出来了,他使劲吞了一下口水,才干巴巴的夸了一句刚刚唱的不错。

 

“喝点什么,今天我请你。”毕雯珺说。“还是威士忌水割吗?”

 

“不用,我很久都不喝酒了。”朱正廷制止了他。“我喝可乐就好。”

 

毕雯珺愣了一下,随即笑出来。


 “我记得你第一次带我去酒吧的时候说,小孩子喝可乐,大人才需要酒精。”毕雯珺向酒保要了一杯威士忌。“看来返老还童也不是不可能嘛。”

 

朱正廷咬着吸管听毕雯珺讲话。毕雯珺的话比以前要多了一点,他和朱正廷说自己这一年回到学校读书,成绩不错保研应该没问题。没课的时候在酒吧唱歌,每个月有工资拿而且学校有奖学金。


看来这一年里没有他,毕雯珺也能凭自己过的很好。无关任何人,他也一直都相信毕雯珺能做到。

 



“我听李权哲说你不在公司了?”朱正廷主动转变了话题。“怎么了?不想做艺人了吗?”

 

“没什么,因为我之前就一直想唱歌的。”毕雯珺的眼睛看向别处。“而且我的性格……也不太适合那个圈子,后来我才知道当时你帮了我很多事情,才反思自己一直都太不成熟了,怪不得你总说我是小屁孩。”


 “我不是帮你,雯珺。”朱正廷的手摩挲着玻璃杯外的水汽,他明白毕雯珺说的是什么,也默契的不去提当年那场乱七八糟的告别。“是你自己在长大。”

 

“我明白。”毕雯珺低着头,朱正廷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觉得阔别一年多,眼前的毕雯珺已经远的让他摸不到。

 

“不说这些。”毕雯珺主动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沉默。“本来唱完之后我可以就下班了,但是今天你难得来,能听我唱完最后一首再走吗?”

 

 

 

毕雯珺走上了小舞台,舞台前面瞬间就有一群女孩围了过去。朱正廷听见有女孩子问他话,说小毕今天怎么突然就愿意多唱一首了啊?多少钱啊?

 

毕雯珺笑笑并不搭理她们,在高脚凳上坐下来试麦。

 

“大家好,我是酒吧的驻唱歌手,毕雯珺。”

 

“今天晚上我有一个很久没见的朋友来了酒吧,他帮助过我很多,我很感激,但我一直没有机会好好感谢他。”

 

“所以现在我想……唱一首《空白格》送给他,希望他能喜欢。”

 

 

 

我想你是爱我的

我猜你也舍不得

但是怎么说 总觉得

我们之间留了太多空白格

也许你不是我的

爱你却又该割舍

分开或许是选择

 

 

 

朱正廷坐在吧台看着远处舞台上的毕雯珺,他觉得熟悉,却又隐约觉得陌生。他就这么一直看着,直到酒保递给他的纸巾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居然无意识的流泪了。

 

 

 

【tbc.】

 

 

 

 

 

 

评论(26)

热度(100)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